第一篇日记!尝试翻译今天学的短篇小说,感觉由于版权的问题我最好不放原文免得给自己找麻烦…… 

波可小姐

    那个女性机器人的做工非常好。正因为是人工的东西,才能做出这么漂亮的美女。正因为赋予了它所有美女的要素,所以才有了这么完美的她。话虽如此,她却看上去有些冷淡。不过,作为美女,冷淡也是条件之一。

    别的人从来都没有要做一个机器人的想法。怎么想,做一个能和人类一样动起来的机器人都是不可能的。如果有那么多钱去做这样一个机器人的话,还不如用那些钱去做些更有效率的机器。再说了,希望被雇佣的人类多的数都数不过来。

    做她出来,只是由于爱好而已。做出它的,是酒吧的老板。酒吧的老板回家以后可不会想喝酒。因为对他来说,酒只是一个赚钱的工具,从来就没有想过要自己去喝酒。反正有那么多的酒鬼让他赚钱,又有那么多的时间,于是干脆就做了个机器人出来。只是纯粹的兴趣而已。

    正因为只是出于兴趣,他才能做出如此精巧的机器人。它有着和真正人类一样的肌肤,摸上去根本察觉不出异样。倒不如说,它和路边站着的那些真货比起来还要更像人。

    只不过,它的脑袋里是空空如也的。即便是酒吧老板,也没能把那部分做出来。所以它只能做很简单的对话,并且也只能做一个喝酒的动作。

    酒吧老板在做出它以后,就把它放在了酒吧里。虽说酒吧里的吧台前也有座位,但是怕露馅,老板还是把它放在了吧台的后面。

    客人们看到酒吧里有个新的女孩,就都上去搭话了。虽然问名字和年龄的时候它会好好回答,但其他的就不行了。即便如此,倒也没有人发现它是一个机器人。

    “你叫什么?”

    “我叫波可小姐。”

    “今年多大了?”

    “我还很年轻呢。”

    “那到底是多少岁?”

    “我还很年轻呢。”

    “我是说啊……”

    “我还很年轻呢。”

    这个酒吧的客人无不都是有礼貌的人,就也没再多问。

    “你的衣服真漂亮啊。”

    “我的衣服很漂亮吧。”

    “你都喜欢些什么?”

    “我都喜欢些什么呢。”

    “你喝不喝杜松子鸡尾酒?”

    “我喝杜松子鸡尾酒。”

    它不仅能喝很多酒,而且完全不会喝醉。

    既是个美女,又有着冷淡的气场。通过客人们的奔走相告,越来越多的人来酒吧喝酒了。和波可小姐说说话,喝喝酒,当然也要让波克小姐也喝很多酒。

    “在我们这些客人中,你最喜欢谁啊?”

    “我最喜欢谁呢。”

    “你喜欢我吗?”

    “我喜欢你。”

    “那咱们有机会一起去看电影吧。”

    “有机会的话去看看吧。”

    “那咱们约什么时间?”

    如果出现这样它没法回答的问题,老板就会收到信息,并且赶过来。

    “这位客人啊,您可别这么调戏她啊。”

    只要这么说,基本上客人都会笑一笑,然后就不说话了。

    有的时候,老板会蹲下去,从它脚上的塑料管中回收客人灌它的酒,然后再给客人喝。

    没有客人注意到这件事。大家都觉得波可小姐是个年轻的好女孩。它不会絮絮叨叨地发牢骚,哪怕喝了酒性子也不会乱。所以波可小姐变得越来越有名气,来这里喝酒的人也越来越多了。

    这之中有一位青年的客人。他非常热衷于波可小姐,经常来这家酒吧。每次和波可小姐说话都好像差那么一点就要成功了一样,这让他对波可小姐更加爱慕了。慢慢地,在结账的时候他开始为钱发难,最终开始从家里偷偷拿钱过来喝酒,使得他父亲大发雷霆,怒火中烧。

    “你再也别去那喝酒了!来拿上这点钱,去把欠的钱付了吧,记住,这是最后一次了。”

    他为了付钱又来到了酒吧。想着今晚是最后一次了,干脆自己也喝了点,当然,也让波可小姐喝了些酒。

    “我再也来不了这儿了。”

    “你再也来不了了吗。”

    “你觉得悲伤吗?”

    “我很悲伤。”

    “其实你一点也不悲伤吧。”

    “其实我一点也不悲伤。”

    “除了你,再也没有别人会这么冷淡了。”

    “除了我,再也没有别人会这么冷淡吗。”

    “我要不要杀了你呢。”

    “你杀了我吧。”

    于是他从兜里掏出了一小包药,倒入杯子里,拿到了波可小姐身前。

    “你喝不喝?”

    “我喝。”

    在他的注视下,波可小姐喝下了那杯酒。

    他随后说了句“你就这么死了算了”后,随着波可小姐“我就这么死了算了”的回答声中,把钱付给了老板,走出了酒吧。夜渐渐深了。

    在这位青年出了门以后,老板对剩下的客人说到:“从现在开始就算我请客了,大家尽情的喝吧。”

    说是请客,但是这些喝着从塑料管出来的酒的客人们,估计也不会再来了吧。

    “行。”

    “好啊好啊。”

    客人们和它一起干杯,一起喝了酒。就连老板自己,也在吧台的后面,拿起酒杯喝了一点。

    那天晚上,酒吧的灯一直到很晚都没有熄灭,里面广播中的音乐也没有停下来过。只不过,明明客人们都没有回家,却一点也没有人的声音。

    直到最后,广播对听众们说了句“晚安”,波可小姐也说了句“晚安”。接下来谁会过来搭话呢?波可小姐用一如既往的冷淡表情,站在那里默默地等着。


 

 

 


    上课的时候,我是读懂了这小说什么意思,但完全不知道想表达什么。让写感想的时候我还纠结于老板到底听没听到青年说的话,到底知不知道酒里有毒药的问题,最后扯了句没有人离开或许是因为大家都听到了青年的话,然后都有了负罪感。

    当然我觉得这种类型的小说,其实怎么理解都无所谓,反正作者就是发神经写的,估计也没想有什么寓意。但显然广泛被认可的解读和我的感想八竿子打不着。广泛认为的是老板没听到青年的话,依然像往常一样回收着酒给客人喝,于是老板和客人就都被毒死了。反正就算是都被毒死了,我也不知道这小说要表达什么东西……我感觉自己还没那么感性。现代的很多这种风格的日本小说被人捧上天,仿佛背后有着多大的深意一般,不过我真就觉得是个神经病在那无病呻吟而已……反正我是欣赏不来这种绕来绕去就是不告诉你我要说什么的风格。

    见仁见智吧,我反正不太喜欢,肯定有人是喜欢的。只希望下次学习的短篇小说更大气一些,看看日本人怎么描写风景啊,怎么歌颂春天啊之类的,我觉得比这玩意要好得多了。